打造最优秀的中原艺术门户! 河南艺术网欢迎你!

河南艺术网

搜索:
当前位置: > 时尚娱乐 > 剧情介绍 >

白鹿原上两个最为苦命的女人——死了!55-56在线观看下载|剧评

HeNanArt 2017-06-09讯: 电视剧55、56集,主要讲述的是白鹿原上的旱灾年馑还没过去,临近村子的灾民聚拢在白鹿村的祠堂门口拜求活命的口食,并最终把白嘉轩从土匪手里借来的粮食抢得颗粒不剩。无奈之下,村里的年轻后生背起褡裢进山换粮去了。


白鹿原上两个最为苦命的女人——死了!55-56在线观看下载|剧评



与此同时,白孝文仍然沉浸于烟泡的迷幻中,无论田小娥怎样苦苦哀求,更不管那肚里的娃娃……为了给媳妇和肚里的娃娃要口吃的,白孝文最终冲进了争抢舍饭的队伍,更甚至为此不顾廉耻在众人面前把别人叫大……这一切鹿三都看在了眼里,在他眼里这一切可都是因为那个女人,是这个女人把老白家折腾成了如今的这个样子。最终,他在一个深夜把饿得奄奄一息的曾经的儿媳田小娥用梭镖给戳死了……

和往常一样,在看完这两集后,小松菌就又在思量,这冷秋月与田小娥,不论她们生前都怎样,但确实可以称得上是这白鹿原上最为苦命的两个女人了。一个生于中医世家,嫁于大户鹿家;一个生于秀才之家,嫁于大户郭举人之家。两人虽都嫁入了小康富足之家,但她们的婚姻都无一幸福,更为凄惨并让人叹息的是,两人最终都没能善终,也都算是死于非命。让人可悲可叹。

河南艺术网欢迎您



但是,冷秋月和田小娥真的就是这样死的吗?


冷秋月真是自缢而亡?




电视剧53集中,鹿兆鹏在朱先生的白鹿书院养好伤后,偷偷跑回鹿家,他告诉哑巴媳妇冷秋月说要带她一块进城去过新的生活,秋月自然难抑兴奋。但当知道知道兆鹏只是让她进程开始自己的新生活而非两人一起生活时,她坚决拒绝。就在兆鹏离开后的那天夜里,哑巴媳妇冷秋月上吊自尽了。



其实,鹿兆鹏的媳妇冷秋月,并非是上吊自尽的,而是死于其父亲冷先生之手。

小说原著中说,当初鹿兆鹏和冷秋月的婚事是在父亲鹿子霖的几次耳光下完成的,婚后不久就又跑到城里去了,剩下新媳妇秋月一个独守空房。这中间,父亲冷先生还训诫女儿说:

男儿志在四方。你在屋好好侍奉公婆,早起早眠。

虽说两人的仅有婚姻的外壳,但毕竟也曾洞房了一回,所以时间久了,冷秋月竟然开始胡思乱想疯癫了起来,而且梦境是越来越荒唐:

她的失望和猜疑一扫而空,情绪顿然焕发起来,当晚又梦见和兆鹏发羊癫风似的颤抖起来。颤抖过后,她惊奇地发现那个从她身上扬起的脸不是兆鹏而是兆海。……随后她又梦见和黑娃在一搭颤抖……更糟的是昨夜竟然梦见和阿公鹿子霖…… 内容来自 henanart

后来当鹿子霖知道儿子兆鹏竟然和白家的女儿灵灵两个人过活到了一起。虽然冷先生曾给女儿诊治过,但秋月的疯病丝毫未见好转。随后,鹿子霖又把兆鹏和白灵的事情悄悄告诉了冷先生,还让他把药底子下重些。


白鹿原上两个最为苦命的女人——死了!55-56在线观看下载|剧评


冷先生依然不动声色,交给鹿子霖一包药。这服药灌下去以后,儿媳睡醒来就哑了,只见张嘴却不出声音。

儿媳不再喊叫,不再疯张,不再纺线织布,连扫院做饭也不干,三天两天不进一口饭食,只是爬到水缸前用瓢舀凉水喝,随后日见消瘦,形同一桩骷髅,冬至交九那天夜里死在炕上。左邻右舍的女人们在给死者脱净衣服换穿寿衣的时候,闻到一股恶臭,发现她的下身糜烂不堪,脓血浸流……


田小娥最终被鹿三用梭镖刺死。这与小说原著相符。但,电视剧中所讲的鹿三杀死田小娥的原因,是田小娥的出现最终导致了自己虽有儿子实无儿子,更为重要的是,白家大少爷白孝文这位未来族长的继承人,正是因为田小娥才沦落到与乞丐争抢舍饭的地步。为此,他最终把田小娥给杀死了。
本文来 河 南 艺术网




这与小说原著相比,虽然有同但也存在一些差异。

在小说原著中,鹿三之所以起了要杀田小娥的心思,虽也是看到白孝文的堕落恓惶样,但地点并不在争抢舍饭场合,而是在村里的土壕。

鹿三杀死儿媳妇小娥的准确时间,是在土壕里撞见白孝文的那天晚上。鹿三看着苟延残喘垂死挣扎着的白孝文的那一刻,脑子里猛然噼啪一声闪电,亮出了那把祖传的梭镖。



看着眼前的沦落到此种地步的白孝文,鹿三在脑海里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中。

鹿三亲眼目睹了一个败家子不大长久的生命历程的全套儿,又一次验证了他的生活守则的不可冒犯;黑娃是第一个不听他的劝谕冒犯过他的生活信条的人,后果早在孝文之前摆在白鹿村人眼里了。造成黑娃和孝文堕落的直接诱因是女色,而且是同一个女人,她给他和他尊敬的白嘉轩两个家庭带来的灾难不堪回味。



正是在这种心理的促使下,鹿三最终把田小娥刺死了。虽然说小说原著中,田小娥的身上张扬着一种难掩的野性与风骚,甚至淫荡,但在她即将死亡的时候,原著作者的笔端似乎也流露出了丝丝的悲悯:

鹿三从后腰抽出梭镖钢刃,捋掉裹缠的烂布,对准小娥后心刺去。从手感上判断,刀尖已经穿透胸肋。那一瞬间,小娥猛然回过头来,双手撑往炕边,惊异而又凄腕地叫了一声:“啊……大呀……”鹿三瞧见眼前的黑暗里有两束的亮的光,那是她的骤然闪现地眼睛,他瞪着双眼死死逼视着那两束亮光(对死人不能背过脸去,必须瞅住不放,鬼魂怯了就逃了),两束光亮渐渐细弱以至消失。她扑倒在炕边上,那只跷起的左腿落下来吊垂到炕边下,一只胳膊压在身下,另一只胳膊抓扑到前头。 内容来自 henanart

白鹿原上两个最为苦命的女人就前后以这样的结局了解了一生。
    最新文章推荐
    精彩图集更多图片....
    频道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