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最优秀的中原艺术门户! 河南艺术网欢迎你!

河南艺术网

搜索:
当前位置: > 艺术新闻 > 艺术家动态 >

看啊,灵魂在纸上舞蹈——观侯和平书法

侯和平 2012-09-09讯: 想要侯和平的字?好办,灌他几两好酒。喝至微醺,满脸通红,原本炯炯有神的眼睛,更是灵光四射,活脱脱一个“猴哥”,全然不像五十好几的人,也无半点官员的矜持和庄严,他变得张牙舞爪,言语张狂,浑然一个顽童。这时候,你不用求他,他自会振臂高呼:“拿纸来,拿纸来!”呃,你就拿到“墨宝”了!

看他写字,自是一件快事。宣纸在案,就像面对无垠的天空,肉身的侯和平仿佛倏然隐去——化作一个精灵——飞了,就像夹着扫帚飞翔的哈利波特一样,飞到天空一样的纸上去了。这时候,已经不是侯和平在写字,而是那只笔管突然醒来,不,不是醒来,而是开始梦游,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在天地之间狂舞。那些字,不,不是字,而是江河、云涛、风雨、雷电,在奔流,在汹涌,在际会,在闪耀;仙子在舞,精灵在跳,鬼火在明灭,野马在腾跃,虎豹在啸叫……

一只笔管,何以如此神奇?你猜对了,是侯和平的灵魂——一个书法的精灵——在纸上抒情、撒欢、歌唱、舞蹈;而那只毛笔呢,就像是巫师手中的道具,只是在忠实地执行着主人的指令。

这是侯和平写狂草时的状态。哦,忘记说了,江湖上人称“侯哥”的,就是侯和平。其实,准确地说,应该叫他“猴哥”,因为他写起狂草来,挟雷携电,千变万化,风起云涌,气象万千,有如“神猴”下凡。 河南艺术网欢迎您

其实,在平常,当他作为“侯和平同志”的时候,大体与常人无异:上班,开会,签发新闻照片,搞策划,安排记者下基层采访,认真地履行着河南日报摄影部主任的职责,一板一眼,井井有条,低调,安静。业余时间和节假日,只要不喝酒,他也很安静:临池,读贴,吟诵,冥想……他说,这是修炼、养气。

修炼?对了。对于侯和平——当然,对于所有艺术家——来说,艺术就是宗教,创作就是修行。人类为什么需要艺术?我们有灵魂,灵魂有话要说。灵魂说话的方式有许多种,诗歌是,散文是,绘画是,音乐是,当然,书法也是。而要把灵魂的声音真切地、深刻地表达出来,就得有一定的功夫。这就需要修炼。侯和平说,他写字,就是心里有话要说。

明白了这一点,再看“侯哥”的书法,你就会懂得,他不是只会拿毛笔当金箍棒一阵狂舞。看他的小品,看他的扇面,看他的长卷,看他书写的经文,看他那穿插着创作心得的书法集,看他那真草隶篆诸体兼备的书法展,你会惊奇:如此丰富,何等全面!原来,他的书法是有根基的,就像从古树的根上长出来的茁壮大树!这就是修炼的结果。

他修炼到何种程度?咱不是书法理论家,不敢瞎说,我能够说的是:看“侯哥”书法,每每心底一动,思绪会跟着那一笔一划,飘飘荡荡,满世界浪游,自在逍遥,胸襟开张。

河南艺术网欢迎您



这是楷书吗?咱看的楷书多啦,可“侯哥”的楷书既不庄严,也不规矩,甚至搀杂着行书的味道,这还能叫做“楷书”吗?别急,你慢慢看,用心看。这些字啊,看上去就像一群做功课和尚,看似整齐,却面目各异,神态生动,每一个都满怀奇妙的想法。他用这样的书体写经文,《佛说四十二章经》、《金刚经》等等。这些字,放松,自在,却又在法度之内。面对它,我们的心灵会变得沉静,若有所思,又若无所思,就像清晨田野飘渺的水汽……

这是隶书吗?是,是“侯哥”的隶书。大概是为了书写经书吧,譬如,《心经》,一横一竖,一撇一捺,沉静,淡定,尽量地守规矩,但写着写着,就自由起来啦,就变化起来啦。不是飘忽,不是虚浮,而是清淡和自然,是一种空灵。“空灵”这个词,在这里并不确切;更接近的说法应该是,在“色”与“空”之间那种不可言说的通透与澄明。不仅是通透与澄明,还有另外一种东西,譬如,在看他的那幅《梵纲经序》的时候,总是情不自禁地感到,这不是字,而是一群修为极深的人淡定内敛地列着队,往一个很高很远的地方行进、行进。

呀,这是一幅行书,对了,称作行草也行。我想,当“猴哥”伏案书写的那一刻,李白、杜甫、白居易、王维、苏东坡、柳永、陆游、秦观……等等等等,这些伟大的幽灵,一定会围在他的身边,兴致勃勃地看他书写,一边看一边会心地相视一笑,甚至眉飞色舞、手舞足蹈。因为,“侯哥”手中的那管大笔,正随着他们诗的意境、词的节奏,或吟或诵,且歌且哭,十分精准地用书法阐释着他们心中——此时,已转化为“侯哥”心中——想要表达的东西。你看,那支毛笔,走走停停,寻寻觅觅,突然兴之所至,就草了起来,接着,在合适的地方倏然收敛,如同云雀猛然飞起又倏然落下。看着这些字,总感到那些遥远年代的文人墨客被侯和平那支笔唤醒,从渺然如烟的时空走来,在宣纸的茫茫原野上漫游、吟哦,烂漫得像一群孩子。有人说,侯和平的行书,怎么看着像枝枝杈杈的树枝呢?当你想到,天真烂漫的灵魂像孩子那样舞动树枝的样子,你就看懂了;当你想到,一群洒脱不羁的生灵在广阔无垠的田野自由游荡的情景,你就明白了。

内容来自 henanart



呃,还有篆书呢!“侯哥”的篆书,跟咱们常见的那些相比,好像多了一些“画意”和“金石气”。当然,还有一股他特有的“猴气”。看这些字,总是想起乡村那落了叶的枣树。枣树的枝桠硬朗奇崛地画在天上,像天书上的文字,像摇曳多姿的精灵。莫非,“侯哥”在写字的时候,想起了故乡的村庄、田野和自在生长的草木?或者,是无数可爱的精灵,把雪白的宣纸当作无边的旷野,在那里自由自在地玩耍……

你看,一个不懂书法的人,对“侯哥”的书法胡侃了一通。伙计,如果你把大牙笑掉了,我掏钱给你镶;但是,我还想满怀好意地悄悄告诉你:听一位大师说,侯和平的书法已经到了可以自由地、创新地表达自己心性的高境界了。要收藏,快动手,再过几年,可就……哎呀,不是开玩笑,是真的!

【张鲜明,河南日报文体新闻部主任,河南省诗歌学会副会长、河南省散文学会副会长、河南省新闻摄影学会副主席。】
    频道头条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