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最优秀的中原艺术门户! 河南艺术网欢迎你!

河南艺术网

搜索:
当前位置: > 艺术新闻 > 艺术家动态 >

万树_四川国画家_简介_个人资料

HeNanArt 2013-05-27讯: 著名国画家万树先生,系四川资阳市人,1928年生,现为国家一级艺术家,国家级画家,中国艺联副主席,北京国创书画院院士,重庆市文史研究馆馆员,省美协会员,曾任重庆诗书画院副院长兼秘书长,重庆大学诗书画院顾问、教师,重庆交通学院美协指导教师,沙区老年大学教师。早年毕业于成都岷云艺专,自幼受家庭熏陶,热爱书法和绘画艺术,以山水和人物画为主。他在探索研究书法、绘画艺术上已六十余年。学贯中西,师古标新,已形成了自己的艺术风格,在绘画理论方面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了法求变”已成为他在绘画上的格言,“法”是规律,“了法”是掌握规律;“变”是创新,“求变”是追求和掌握新的表现手法,“了法”是手段,“求变”是目的。他在书法中将真、草、隶、篆融为一体形成自己的风格,笔法稳健、沉着、粗犷憨厚不失温柔俏丽,纤细飘逸中包含阳刚之美。艺术是智慧的产物,除刻苦钻研外,更重要的是“悟性”和“灵性”。这就是他数十年来孜孜不倦地艺术追求。
  他除了教学外,还创作了大量的美术作品,发表在省内外各级刊物,还发表了不少论文。他著有《中国画也需要交响乐》、《谈泼墨》、《艺海拾贝》、《学与思》、《中国画教学中的问与答》、《教老年大学难在何处》及《笔墨当随时代》等数十篇论文,数十万言。其绘画作品早已成为省内外文史馆、纪念馆所收藏;他的作品及传略已收入《中国当代书画家大辞典》、《中国当代美术家名人录》、《海峡两岸书画名人大辞典》、《中国美术书画界名人名作博览》、《中国专家大辞典》、《辉煌成就、世纪曙光》、《廿一世纪中华英才大典》等卅余部。近廿年来其作品已流入美、俄、英、法、德、日本等国及港、台地区影响颇大。当新世纪到来之际,他的寄语是:一个新世纪的中国画画家,应该为山河写魂,为乾坤立传,创作出超越古人,峥嵘今人,后愧无人,具有真知灼见,真情实感,新颖鲜活,光跃千秋之力作。他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作的。用文字符号绘制的美术精品,刘鸿渝能有机会为万树先生的《为山河写魂,为乾坤立传》写序,这是万树先生对我的信任,也是我最感荣幸、最感惬意的事。

本文来 河 南 艺术网


  万树先生是我孩提时代的美术恩师,如今己八十高龄的他,一生都守护在中国画的神圣艺坛,是一位知名度很高的中国画家,曾出版了两本精美的国画集,作品被全国各地和国外不少博物馆、美术馆收藏,是四川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曾任重庆诗书画院副院长兼秘书长。万树先生又是一位杰出的美术教育家,从年轻时代到古稀之年从未离开过美术教坛,曾任重庆磁器口小学美术教师、重庆大学诗书画院顾问、重庆交通学院美术指导教师、重庆沙坪坝区老年大学教师。他待人诚恳,育人精心,培养了大批杰出的美术人材,有的已在美术界崭露头角,为社会作出了有益的贡献。
  万树先生不仅从事美术创作、美术教育,还认真地进行美术理论、美术评论的研究,其论点精辟,论据充分,著述丰厚,眼前的这一本《为山河写魂,为乾坤立传》就是他关于写人写自然的美术理论探索的结晶,其中不少论文曾在我主编过的《云南文艺评论》上发表,对我们刊物支持很大,得到业内人士的一致赞许,有的论文还选入了云南省文联编印出版的艺术论文专集,因此,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万树先生又是一位杰出的美术理论家,是典型的学者型国画家。
  美术理论、美术评论,是产生于美术的美术,是研究别人作品而产生的作品,相对美术创作来说,是一种独立的美术形式,它是不用彩笔的美术作品,是美术创作意义和规律的阐释、认知、概括、升华和提炼,它仍然是艺术家对生活,对美学,对线条和色彩的深刻体验。好的美术理论文章和好的美术作品一样的生动而形象,同样地引起读者的视觉冲动,同样地激发读者的艺术联想,万树先生的理论著述就是这样的作品。其中,《中国画也需要交响乐》《石壶与石语》《艺海拾贝》《我以我血荐轩辕》等,就是其中的代表。当前,我国正处在一个重要的转型时期,市场化、全球化风暴席卷各个领域。如今,在美术界,自我性、私人性、人体性、行为性、抽象性、金钱性等观念应运而生,使理论也变得混乱驳杂,越来越陷入到一个尴尬的境地,不仅丧失了应对社会和时代前进的能力,而且也丧失了自身的独立性和助动性,堕入了庸俗的名利和金钱的磁场。而万树先生作为一位对社会和艺术负责的理论家,在这利益逻辑和利益驱动的杂乱气息中,则发出了自己最响亮的理论宣言:“一个中国书画家,应该为山河写魂、为乾坤立传,创作出……光耀千秋之力作。”他的《时代在呼唤》《笔墨当随时代》《以优秀的先进的艺术陶冶情操》《和谐是新世纪美学的主题》等论文则是对他理论宣言最好的诠释。 内容来自 henanart
  国画理论界和整个美术理论界一样,也永远是不平静的,争论的中心问题之一,是如何继承传统和如何对待西方美术的冲击问题,对于这个敏感的命题,万树先生十分深刻地指出,国画的民族性是第一重要的,只有民族性才是世界性的基础,世界上没有超越个别与特殊的一般存在。中国画本身就是一个独立的艺术体系,应该研究其独立的思维、独立的媒材、独立的审美、独立的轨迹,这样,才有整合外来优秀艺术的独特方式和吸收能力。万老在他的《中国画需要交响乐》 《中国画教学中的问与答》《中国画中的辩证法》《历史的回顾与展望》等文章,都阐述了现代国画艺术必须植根于自己心灵、自己时代、植根于民族传统、民族生活、民族文化的观点,并进一步指出,中国画应有自己独立的演进逻辑,才能走向更加成熟的时代。
  万树先生将固有的书法学、哲学、文学、美学、甚至医学等学科理论和美术理论做了统摄的融合,以平等交流的态度对中国画的创作方法进行了学术性的探索,对宏观与微观、创作与教育、画内与画外、风格与人格、写意与写形、泼墨与工笔、传统与先锋、作画与改画以及钩皴点染、浓淡干湿、阴阳向背、虚实疏密等等辩证关系进行了深入浅出的分析论证,创制了高尚的学术空间和相互尊重的理论氛围。他在《谈泼墨》中明确具体地指出,泼墨是写意写神、以意写形、求神求意,使我们体会到,泼墨不仅是一种方法,而且是一种精神、一种观念、一种功夫、一种过程,因此,是一种境界,是“从形神兼备到得意忘形”,进入“最佳自由之境”。“意境的深度是作者思想、气质、生活阅历及渊博的学识之体现”,“只有使技巧的高度、思想的深度两者的结合,才可能产生不朽的传世之作”。 万树先生的理论著述,大处着眼,小处作笔,既阐述了美术是全人类、全社会的事业,美术是艺术家的精气神,是改造和推动社会前进的动力等等基础理论,同时,又细致地分析了各种山石的皴法、树水的画法,交流了人物、走兽、飞禽、房舍、桥梁、及点线面的绘画技法。具有先导性、预测性、形象性、情感性,他指出要做到“粗而不野、细而不板”,要熟练机智地运用淡墨、中墨、重墨、焦墨的技法,“在艺术上应走自己的路”,“促进现代中国画之革新”。万树先生的美术论文,是用文字符号绘制的美术精品,读万老的美术论文,犹如在艺术殿堂里遨游,享受着美的熏陶,我相信,万树先生的美术理论必将使每个读者在广博的彩石青山、水墨精华中找到自己独特的审美方位,并开放出永不凋谢的艺术花朵。

河 南 艺 术 网


  今年是万树先生整整八十岁诞辰的志庆日,出版这本集子,也是最好的纪念,在此我表示最衷心地祝贺!祝万老健康长寿! 2008年10月,编者注:刘鸿渝先生曾任云南省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省文联理论研究室主任,云南省文联荣誉委员。曾撰写了大量的文艺评论、诗歌及“旅欧游记”等等著作,立论新颖,词藻鲜活,深受广大艺术界同仁的喜爱! 笔墨当随时代“笔墨当随时代”,这是中国古代优秀画家早就谈及的问题,绘画当随时代而发展,这是至理名言,具有深刻的道理。古人尚知如此,何况今人乎! (一)什么是笔墨?笔墨是对中国画的高度概括,不论山水、花卉、人物、翎毛……均离不开笔墨去表现;时代就是当今社会活生生的现实,人的思想,生活、爱好、情绪,甚至喜怒哀乐,均受这个时代的影响,时代的制约,艺术当然应该反映这个时代。中国画作为一种艺术,应随时代的发展而发展,随时代的变化而变化,一成不变是不行的,也是没有生命力的,这样的艺术也必然衰竭! 作为一个画家,也应该深入生活,把握时代的脉搏,应该理解认识社会的变化,而不是逃避现实;应该积极地去歌颂赞扬或揭露鞭挞;应该努力地去探索新的手法,去表现新的社会现实,这是一个正直的艺术家应该去追求的。中国绘画的传统是与当时社会的环境,人们的思想意识相适应的,也与当时的生产条件,也就是与当时的时代相适应的。在历史的长河中,无数的绘画大师创作了不少激动人心的作品,为人们学习、欣赏、借鉴以至继承。中国绘画的传统———工具材料,表现手法,内容题材,作者观念,以及画家的个性、情绪、 文学修养等等,均构成了传统的审美意识,形成了中国传统绘画的一个完整体系。但对这个“传统”不能采取虚无主义的态度,使之僵化。要知这个“完整体系”,也不是固定的,仍在继续演变和发展。传统是艺术长河的延续,继承是继承传统绘画中之优秀部分;继承也并非一成不变,而是一代一代,一次一次地继承优秀传统绘画之精华,不停地在抛弃糟粕,扬弃陈腐,创造新的技法,新的内容。因此继承、创新是时代的需求,是各种绘画体系自觉的迫切的要求,也是新陈代谢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中国画的笔墨随着时代的风云变化而变化,随时代的发展而发展。就个人而言人生的曲折、坎坷,征途中的风风雨雨,均会影响作者的思维,也必将反映在笔墨上。(二) 人类几千年的文明,形成了东方和西方两大文化体系。东西方文化各有特色,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总是会也必然会相互渗透,相互学习,美术作为文化范畴之一也不例外;而且美术是最佳的“世界语”,对促进东西方文化交流更具有特殊之功能。古代的马远、夏圭、董源、巨然……他们曾经创作了不少的佳作,留传后世。范宽的《庐山图》,郭熙的《寒林图》,以及《清明上河图》等等,都是稀世珍品,都是国宝,值得后人为之骄傲和自豪!然而这毕竟是过去,毕竟是历史,毕竟不能说明现在。明清以来在绘画上摹古、仿古、崇古之风盛行,与古人“乱真”就视为佳作,这实使绘画衰退,实使绘画枯竭,这是非常危险的!“扬州八怪”实际是在书法、绘画艺术上的中流砥柱,他们是真正的艺术家。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是其中最杰出的代表。他的梅、兰、竹、菊除了独具一格外,更在于他“一枝一叶总关情”啊!他通过梅、兰、竹、菊表现了他的人格,表现了他关心人民疾苦,表现了他对当时腐败官僚的鞭挞与嘲讽!他把绘画与时代有机地结合起来,实际上他是“怪”而不怪,他是真正的人民的画家! 在今天的时代,即将进入二十一世纪,地球已越变越小,东西方文化的差距也将逐步缩短。人类的进步,科技的发展,信息的交流,真是日新月异,变化万千;真是光怪陆离,五彩纷呈。人们的生活方式,审美意识,思想感情,各种五花八门的心态,均是时代的反映,均受时代的制约。作为中国画的笔墨也离不开这个伟大的时代,作为欣赏者也离不开时代意识的影响;欣赏者随着时代改变认识,作为画家面对万花筒般的现实中,更要有慧眼卓识,清晰地冷静地认识客观事物的变化,也应随时代而变。不变,必然是自然淘汰,历史的规律就是如此无情。(三) “笔墨当随时代”不是从天而降,是在了解古今中外的绘画特点,又坚持深入生活,经过艰苦磨炼,数十年如一日,敢破敢立,有胆有识而后创作出新的表现形式与新的内容;新的笔墨技巧必然为现代有识之士所欢迎,乐于接受的新的艺术品。因此不继承就不能创新,要创新就要有新的笔墨,没有新的笔墨则艺术也就停滞不前,停滞不前的艺术品,也就失去了生命力!山水树木草虫鱼虾,飞禽走兽等等,古代有今亦有之,然而古人的笔墨是表现古人的欣赏和情怀;而今天的画家虽然面对同一景物或同一景色,由于时代的不同,思想境界的差异,观念的更新,笔墨当然应以适应今日为妙! 一个高明的真正的画家,应该具有崇高的思想境界;具有敏锐的观察分析的能力;具有广博的知识及丰富的生活阅历;具有把握时代思想主流;具有真诚而深厚的情怀。既热情而又冷静;既博大而又精微;既有爱憎更明是非。这样的画家才与时代的脉膊息息相通,创作出广大群众喜爱的作品,引导群众认识什么是真、善、美,什么是假、丑、恶;什么该歌颂,什么该鞭挞。如果画家的思想僵化,必使笔墨僵化,笔墨僵化,必然不可能产生具有深度、广度能震撼心灵的好作品。只有画家的思想开拓了,与欣赏者的观念一致了,绘画的笔墨也就紧随时代了。一种新的艺术形式,新的笔墨技法,新的艺术内容,在开始时,不一定为广大的一般的群众所理解所接受,因此需要新闻媒体的广泛宣传教育,更需要艺术家本身高雅的素质,鲜活的作品去说明或吸引观众,在观众中树立新的艺术形象!不仅是作者懂得,更使观众理解新的艺术笔墨,新的表现手法。这样的艺术才是植根于沃土,艺术的生命力才永远。新的艺术不仅要面向现代,而且更要面向世界和未来,创造出新的不负伟大时代的笔墨。(四) 由此可见笔墨当随时代,首先作者要具有新的观念,新的思想意识;还要既知古,又晓今,才能创作出不负于伟大时代的作品。从宏观上看需要培养一大批新作者,才可能产生一批具有真知灼见的,真情实感的新颖鲜活的力作;从微观上看,各个作者的思想、感情、文化水平,生活阅力均有差异,作者的风格就不可能一致,但更应尊重和保留各种不同风格的作品———或许是更具有推广价值的力作,隐藏其间,这就更需要有当代的伯乐了。即使再美再好的作品,也是在新的思想内容,新的笔墨技巧指引下产生的———这或许是颠扑不破的真理!1993年3月已卯初春 写于龙隐轩
你也许关注 万树 相关信息:
    频道头条
    热点内容